浅丢丢-金寒水冷大利北方

【韩张】砂砾(2)

赶着七夕凑一更出来,还是跑剧情……老韩抢人啦!

———————————————————


2、

一夜折腾的结果,就导致第二天早上,张新杰6点钟准时起床后,发现自己眼眶下泛着恐怖的铁青色,搭配他苍白的脸色显得整个人都憔悴起来。

白言飞准时7点钟在酒店餐厅等他,看到他的样子不由得吓了一跳:“Allen,你没事吧?看起来状态不太好,时差没倒过来?”

“有一点,咳!”张新杰略尴尬,若是让白言飞知道自己是因为考虑前男友的问题而辗转反侧了一晚上,估计会被他笑死吧。

白言飞马上说:“要不要我去通知一下,今天上午的第一次接洽会议推迟?”

“不用,按既定日程走就好,第一次见面,估计也难谈什么实质性的内容。”张新杰端起咖啡,苦涩的味道润满了口腔。


早上9:00,这是S市一个普通的工作日,整个城市已经开始忙碌起来,熙熙攘攘的车流沿着各个道路向自己既定的轨迹行去,仿佛永远不会有退缩和折返。

韩文清从助理秦牧云的手中接过资料夹,翻开看了一眼,随即合上交给他,一边朝着接待室走去,对另一边跟着的法律顾问林敬言交代:“待会儿先和荣耀敲定我们的意向,要求他们尽快交齐债权资料。”

“今天来的是黄少天啊!”林敬言推了下眼镜,略苦恼的笑了一笑。

韩文清斜视了他一眼:“怎么?怕了?”

林敬言憋着笑:“讲道理,是真的有点怕。”

秦牧云哈哈一笑:“老林,别怂!”

进接待室前,韩文清停下了脚步,微微闭了下眼,任由秦牧云推开了门,一室的阳光普照。


他没有睡好。

看到张新杰之后,韩文清心头涌起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个。

青年站起身来,背后的阳光在他周身闪出一层淡淡的光晕,颀长的身形和已经线条清晰的脸庞都显示着与当年略带婴儿肥的脸截然不同的成熟气质。

韩文清上前与与他握手:“Welcome!”

眼镜片的长睫毛微微颤动了一下,随即扬起的笑容清浅又不失礼貌:“韩总,幸会!”

第一次的三方接洽,是在黄少天的滔滔不绝和林敬言不失时机的抓漏反击中结束的,霸图和荣耀双方的法律顾问在债权转移问题上彼此互不相让,KNR这方面几乎无法插入更多的谈判细节。

张新杰全程都在观察着,他基本上是在看资料,偶尔和白言飞交流一两句,似乎全然忽视了某个人的存在。

会议结束后,秦牧云过来跟张新杰两人提出邀约:“韩总想给二位接风一下,不知二位有没有时间赏光?”

白言飞看了看张新杰的脸色,马上说:“Allen还没倒好时差,今天恐怕不方便,改日吧!反正以后的日子长的很。”他笑容温软,语气中却带着不容置喙的决断,在张新杰的时间表上,白言飞作为全职助理是有决定权的。

张新杰微微点头,说:“多谢韩总了,我刚刚接手这个case,还需要回去再熟悉一下资料。”

韩文清远远的站着,看到张新杰的表情就知道已经被拒绝了,那种疏离又淡漠的表情,线条简洁的唇略失血色、微微抿起代表了他现在精神状态的不佳。

两人的目光在空气中撞上,镜片挡住了一些真实情绪的流露,韩文清丝毫也不掩饰自己深浓的目光,那眼光中的一丝压迫感和掠夺气息,让张新杰瞬间感觉到了窒息,他整理着情绪把表情放得自然,却在走出会议室的那一瞬整个人都有些虚脱了。

回到酒店后,张新杰直接去卧室倒头睡下,白言飞也觉得有些疲累了,放下一些资料,自己去酒店的SPA中心放松精神去了。


喻文州打电话过来的时候已经下午6点多了,张新杰揉揉眼睛,没有带眼镜就接起了电话:“喻总,什么事啊?”

“你今天见到少天了?”喻文州在电话里掩饰不住得意,“谈的可还愉快?”

张新杰苦笑:“喻总,你事先应该早给我报备一下你家小律师的工作方式啊!我怎么和他谈,全程都是在他讲,别人根本插不进话。”

喻文州喉咙里含着笑,一股的不怀好意和幸灾乐祸。

张新杰摸到眼镜戴上:“你打电话来就是想问我对你家小律师的观感?总体来说,工作上是个厉害角色,样子也赏心悦目,是个适合你的。”

“难得你还有空观察别人,我以为韩文清在场,你眼里就装不下别的了。”

张新杰闷哼了一句:“你这么想?我在你心里就这么没出息吗?再说,都过去八年了,你觉得我是那种不会向前看的人吗?”

“哦?看来是真的解脱了?”喻文州沉了沉声音。

“不然呢?你认为是怎么样?”张新杰忽然有点气恼。

“那你不约会,是因为已经看破红尘了吗?”喻文州犀利地指出。

“忙!”

“不知道还以为你爱上言飞了呢!”

“滚!”

正在SPA推油的白言飞忽然打了个喷嚏,按摩师忙问他是不是空调太冷了。


张新杰终于还是被喻文州和黄少天拖出去吃接风饭了,他严肃地向黄少天指出作为工作利益相关方,这接触似乎有点不合行规,黄少天立刻给了他长达十分钟的综合论述表示这只是朋友间的小聚,和工作完全无关云云。

喻文州则表示黄少天的家属身份毋庸置疑,让张新杰放心吃饭不是鸿门宴。

张新杰几乎被这两人厚脸皮和秀恩爱的程度闪坏了眼镜片,作为初来乍到的freshman立刻闭了嘴,听由他们的安排。

晚饭的地点在私家菜馆,喻文州熟知张新杰一贯的生活作风,所以特别交代了店家用野生鲫鱼和新鲜松茸先炖了汤煨着,又介绍了这家的师傅让张新杰随时可以自己过来。

充分的休息和精致的一顿饭,使得张新杰终于从疲惫不堪的倒时差中苏醒过来,整个人都恢复了往常的熠熠生辉,柔和浅笑着和喻文州、黄少天分享着一些业内的八卦和趣闻。

正在得趣,却见里面包间走出约莫有四五个高大的汉子,为首的正是韩文清,更不要提他身旁更高一点的秦牧云,再加上个军师一般模样的林敬言,多少年后喻文州回想当日情景,都恍惚有种黑社会出巡强抢良人的既视感。

可是那良人此时却仿佛没看见般的正低头跟黄少天分享着华尔街的笑话。

韩文清看了一眼,低声向秦牧云说了几句话,径自带人出去了。

“喻总好!我们韩总说今晚请你们喝一杯,不知三位能不能赏光?”秦牧云走到喻文州三人的桌旁,低声问候。

喻文州挑眉看向张新杰:“你,可以吗?”

“老韩请客?好啊好啊,我们正求之不得呢!老韩家酒庄的酒可是一流的,只是一直没机会去尝尝。”黄少天首先替喻文州答应了。

张新杰抿嘴低头一笑:“好!”躲是躲不过去了,反正以后天天还要见面。


远清酒庄是韩文清的私人酒庄,不属于霸图实业的资产,这座酒庄的历史可以追溯到韩文清母亲的祖父那一代。韩文清本人虽是Q市人,但他母亲却是S市知名酒业前辈的后人,继承的遗产之一就是这座酒庄。

平日酒庄有专业的经理人打理,自从韩文清把霸图实业从Q市转移到S市之后,这里的利用率就高了起来,主要接待一些生意上往来的重要客户。说是酒庄其实也算是半个会所性质的别墅,有花园有酒窖,有七八间客房,附带一个健身房和游泳池。

郊外的晚风带来一丝丝凉意,低矮的灌木和松树都装饰着一些细小的氖气灯,把整个庄园修饰得如梦如幻,红顶白墙的别墅就掩映在其中,如果白天看来应该是更好的风景。

张新杰看着这地方,才发现原来韩文清是个如此有生活品味的人,倒是颠覆了多年以来的印象。

秦牧云带着他们三人走到别墅门前,一身便装的韩文清已经等在门口,黑色的交领TEE和休闲长裤恰到好处的勾勒出他宽肩窄腰的身材。

高大、强壮,充满力量和野心的男人,此时正以一种霸主的姿态迎接着前来到访的客人。


评论(4)
热度(14)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