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丢丢-金寒水冷大利北方

【顺懂】【咕咚】你是神选之人(娱乐圈paro)(蛟龙全员出现)(1)

预警:CP是角色,年龄人物关系均为角色,请勿上升真人,用了大量rps梗,雷的小宝贝儿请点X。
正副队,后勤组,机枪组有提及,雷的小宝贝儿也请点X。
不出意外会是长篇,更新不快,谨慎跳坑。ok 确定行动?





你是天空一朵温柔的云,你是海洋一朵透明的泡沫,你是大理石上含羞草的影子,你是灵魂不可避免的回声……
——你是我的,神选之人。

1、色盲


凌晨5点,窗外大雨滂沱,一片水雾激起在落地窗上,顾顺毫无征兆的醒来了。
“果然还是这个时间?”有人双手插肩站在床尾,夜灯下宽肩窄腰、身形优雅。
不管是谁,这个时间看到自己的经纪人一身正装,仿佛要去参加婚礼一般站在自己卧室里,估计都要怀疑是进入了某个恐怖片的拍摄现场。
而对方此刻的神情,更像是来参加他的葬礼。
顾顺心里不由得“wocao”了一句,立刻把被子抱到胸口,试图遮掩一下自己的只穿了平角短裤的高大身体,然而事与愿违的露出了两条被无数少女粉丝花痴过的笔直小腿。
徐宏的神情沉静庄重,仿佛教堂里正在给濒死者做洗礼的牧师。
顾顺缓缓的缩回了小腿,整个人团坐起来毫无形象可言,他垂下头,仿佛再多看一眼徐宏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胳膊上的汗毛就要全部竖起来了。
他昨天夜里刚惹出了一点点麻烦,看徐宏的样子应该是已经处理完了,才赶了过来。
他摸了一把脸,接过了徐宏递过来的睡袍,披在身上,忽然有点别扭的说:“ 你就不能在客厅里等我一会儿吗?”
在经纪人面前,艺人通常是透明的,恐怕他每天吃喝拉撒的时间表都贴在徐宏办公室的墙上,供四个助理轮流去修改跟踪。
所以,虽然顾顺扭捏了一会儿,还是拖着睡袍的下摆,从床上爬了起来。
他没想放水,只是单纯的不想面对徐宏的脸,就只能跑去卫生间里假装忙活了一会儿,还大着嗓子故作镇静的调侃:“你昨晚睡觉了没有?不然在我客房窝一会儿?”
徐宏叹了一口气:“你收拾一下,今天早上的行程不变,直接去拍摄现场,下午去陆琛那里,晚上的活动路上再告诉你,和之前的安排有变动。”
从卫生间里探出一个乱七八糟头毛的脑袋,嘴上还叼着牙刷:“ 徐宏你还是不是人啊?我昨天刚被确诊为抑郁症。”……

等顾顺走到地下停车场坐上保姆车的时候,整个人还是懵懵懂懂的状态,助理小黄递给他一杯咖啡,他捧着那滚烫苦涩的东西,蒸汽喷在黑框眼镜上。
徐宏坐在副驾驶的位置,把通告簿递给小黄,然后嘱咐道:“ 陆琛下午会留时间给他睡觉,上午让他精神一点。”
西装笔挺的男人从保姆车上下来之后,径直走过去钻进了路边停着的一辆黑色轿车上。
助理小黄和小韩两个人一边一个,仿佛两个小小的劫匪,正挟持着顾顺,向广告拍摄片场而去,前排的司机平稳的开着车。
这是S市一个平常的清晨,大雨洗过的城市街道,在晨光下仿佛永远也看不到边的摩天都市群落一排排的鳞次而去。
顾顺摘下了黑框眼镜,眯着眼从座位的空隙去看那些灰色的高大建筑,一时间似乎成了一个彻彻底底的色盲,眼中只剩余黑白灰三种颜色的排列组合。

陆琛的下午茶时光,是他一天最贵的时间。
大约S市所有的达官显贵、明星红人都会愿意在这个时间,花上一笔钱来他这里睡个午觉,顺便喝一杯下午茶。
庄羽总说,要是哪天陆琛破产了,他可以凭着这杯下午茶笑傲S市的餐饮行业。
顾顺走进诊所的时候,就瞄见了自己小师弟那件辣眼睛的亮蓝色皮夹克挂在陆大夫的个人衣架上。
“ 庄小羽同学,你今天又是零通告?” 顾顺嗤之以鼻,“你说你一个大好青年,不去辛勤工作养活公司上下老小,天天把时间浪费在奢靡享受上,什么作风、什么态度?”
庄羽坐在水吧旁边,正喝着陆琛精心炮制的猫屎咖啡,一脸的惬意:“ 大哥,你这样说就不对了,我可是奉旨看病,总比某些人装病强多了吧!“
“咖啡?茶?”陆大夫似乎觉得对顾顺多说一个字都要按照收费标准斤斤计较,干脆尽量减少不必要的用词。
顾帅哥感觉饿的前胸贴后背:“有牛奶吗?我今天一上午就喝了一杯黑咖。” 
旁边的生活助理小韩,仿佛一条训练精良的警犬,眼光立刻向陆大医生脸上扫过去,目中精光闪烁,仿佛要看看他准备如何应对。
陆琛低头从办公桌下面掏出个一次性的摇摇杯,又拿出一罐蛋白粉,用下巴指了指:“给他冲一杯。” 说话的对象是小韩。
顾顺一脸的WTF,伸手指向陆琛:“天要亡朕!”
“父皇,您怎么了?父皇!”庄羽立刻扑上来。
“皇儿,为父命不久矣,特传皇位于你,今后这橙嘉的江山,就由你来继承了!”
“父皇,儿臣年幼不堪重任,还请父皇保重龙体,收回成命!”

戏精二人组终归都没有在心理诊所这里睡上下午觉,最后被陆大夫一起扫地出门,双双仿佛丧家之犬,身边还跟着三个不知所措的助理。
庄羽被他的助理小麦塞进保姆车绝尘而去。
“寡人有疾”的顾大明星,无聊的蹲在路边嚼着一块从陆琛手里抢下来的口香糖,津津有味的消磨着时光。
一片闪光灯伴随着狗仔队摩托车一路山呼海啸而至,经验丰富的助理小黄立马脱下外套,兜头就罩在了顾顺的脑袋上,和小韩合伙把人塞进保姆车。
顾顺上午在摄影工作室做好的发型全毁了,他披着小黄的外套,脸露出一点来,眉眼都收敛了下去,再也没有了闪烁的星光。
闪光灯在车窗外噼里啪啦的响着,他的脸就在那一明一暗中,仿佛一成不变的冷漠淡然。
保姆车司机一路蛇皮走位,终于甩掉了狗仔队,在一栋大厦楼下稍停了一会儿,徐宏的车就跟了上来,一前一后的两趟车,一起驶向郊外的一个度假山庄而去。
此时临近黄昏,城市的灯光渐渐亮起,市中心的LED上,年轻小鲜肉的广告正在播放,中法混血的少年,眉眼漂亮的惊人,这是现在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有人说这是未来的顾顺,也有人说这少年的自信张扬更像当年的罗星。总之,这是长江后浪推前浪的娱乐圈,这是人间红尘色相众生。


评论(8)
热度(138)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