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丢丢-金寒水冷大利北方

【顺懂】你是神选之人(3)(娱乐圈paro)(蛟龙全员出现)

预警:CP是角色,年龄人物关系均为角色,请勿上升真人,用了大量rps梗,雷的小宝贝儿请点X。
正副队,后勤组,机枪组有提及,雷的小宝贝儿也请点X。
不出意外会是长篇,更新不快,谨慎跳坑。ok 确定行动?

1、色盲

2、微光


3、有风


小楼只有两层,二层顶上有个露天的平台,底下穿过游廊一间空旷的门厅,零星的挂着几幅画、摆着几件艺术品,看样子是个收藏的地方。

隐隐约约的音乐声在响,顾顺走进里面那间会客厅,只看见一群年轻的男女,大概有七八个,正窸窸窣窣的摆着队形,模样都是水灵至极。

可别是高老板金屋藏娇的地方?——顾帅哥内心琢么着,背后不由得有点发冷。

刚才遇到那少年,正趴地上把抱过来的布料铺了一地,旁边几个有点眼力见的赶紧上来帮着弄好了。

少年站起来,拍拍手:“好啦,准备一下开始了,都晚了。”

几个年轻人赶紧排好队形,然后一个接着一个的在布料上跪下来,又或躺或趴的在上面开始打滚;音乐声响起,一首R&B的小黄歌就从角落的音响里传出来。几个青年男女舞动身体,在布料上辗转腾挪,动作都是暧昧挑逗至极,还有两个干脆把自己裹了起来,在下面做着一看就非常情/色的动作,可是气氛却让人觉得毫不猥琐,反而有种生机勃勃的力量,仿佛在这几个人身上生长、蔓延。

那块布料是浅浅的青绿色,仿佛一块春机乍现的草地,默默的铺展开来。

那带着黑框眼镜穿一身连体衣裤的少年,抱膝蹲坐在旁边一把椅子上,静静地看着,仿佛灵魂也跟着这些舞动的肢体,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顾顺在门口,看着这诡异的场景,内心涌起一句骚话:还是老高会玩儿。


与此同时,高云书房外的阳台上,杨锐和徐宏正在默默相对抽烟。

徐宏低头看着眼前眉目寻常的男人,有段时间没见面,这人的光华内敛,却越发沉稳坚定,仿佛世间所有事都不足以夺其志,所有红尘万象,都会化作他手中的笔、掌中的镜头,变成一篇文字、一段影像。

杨锐忽然抬头看了他笑:“你确定吗?”

“他很专注!”徐宏只说了这一句。

“这是优点,但还不足够,你知道我的要求。”

“你不相信我?”

杨锐叹了口气:“你觉得,我现在在跟你谈条件吗?这次不是我选,是我被选,不是吗?”

徐宏笑起来,白牙闪烁:“放心,有我在。”说着握了一下对方的肩膀。

“怎么?哥俩儿谈妥了?”高云从黑暗里踱出来,深黑的眼瞳中有两条光亮的细线。他出身军旅,多年商场打拼,却并未曾消磨他的精气神,反而因为成功带来的自信心导致了更磅礴的气势。这种坚定的后盾,是所有依靠“蛟龙影业”这艘大船赖以生存的人们最重要的资本和信心。

徐宏点点头:“我这边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回去跟老李再讨论一下就可以了。”老李是橙嘉的掌舵人,也是发掘他和顾顺的伯乐,于情于理,徐宏都不可能绕过他,单方面的下决定。

徐宏想要自组工作室的意愿由来已久,除了因为经济的原因,更大程度上来源于对娱乐市场风向的掌控,他愿意付出一些看起来虚无缥缈的东西,去掌握更多属于未来的一切,比如观众的品味在日益提升,曾经娱乐至死的泡沫总有一天会被真正的艺术作品以摧枯拉朽之势压灭,在他眼里,杨锐就是那个可以实现这一切的人。

他沉吟了一下:“我还有个要求。”

高云挥了挥手中的雪茄:“知道,你准备带上你们家那个小孩儿。”

“这点小事,您还记着呢?”徐宏有点意外。

高云一指杨锐:“是他提醒的我,你手里不就这么俩人吗?”

杨锐有些窘迫:“咳,我也就那么一提,老板就记住了,主要是我这边也要加个人,所以…”

“什么人?”


一曲舞毕,大汗淋漓的几个年轻人站起来,各自找水喝的找水喝,彼此聊天分享的聊天,还有两个女孩儿特大声的喊:“李老师,这次怎么样?”

椅子上的少年,抱着腿,穿着嫩绿的袜子,双脚或并或翘不安分的动着。

“还可以,嗯,还可以。”他仰着脸笑,尖尖的下巴就凸显出来,多了点清秀恬静。

顾顺靠在门边,双手插兜就跟看风景一样,耳朵里难免钻进来一点窸窸窣窣的议论。

女孩子们的小嗓子:“那人好眼熟啊。”“那不是顾顺吗?”“真是他吗?本人看起来比电视上更帅呀。”“就是他吧,你看他那虎牙。”

另一边也传过来一些对话,声音是熟悉的,但又一时想不起来是谁:“人不是在B市吗?”“他有个戏剧学院的教学项目,今天借了场地在这儿排练一下。”

“你怎么在这里?”被人一巴掌拍在后背上,徐宏的声音跟钻进他脑子里一样。

顾顺转头,虎牙还没收回去,就看见跟徐宏一起来的人,马上严肃了:“杨导!”

杨锐眯眼笑起来:“呵,你小子。怎么?听说你最近,抑郁了?”

顾顺尴尬:“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呢!”

“行了,别贫了,你在这干嘛呢?”徐宏拍拍他。

顾顺哼哼唧唧:“就闲逛呗。”

“缘分呐!”杨锐往里一探头,“懂儿,李懂,来来。”


“哎!”少年应得清爽,他就那么只穿着袜子,踏过一路的狼藉走来。

“还真有点儿老师的派头了,这徐宏,这顾顺,之前跟你说过的那个项目……”杨锐掏出根烟来,瞄了一眼周遭,忽然觉得有点不合适,赶紧又收了回去。

徐宏是金牌经纪人,一双眼是火里淬炼过的,他拍了把顾顺:“这我们家傻大个,李老师,以后多关照。”

顾顺人高马大、平日里岿然不动,被他这么一拍险些背过气去,心里暗搓搓的:莫非我也得叫李老师?

“你好,我是李懂!”一双舞者的手伸出来,嘴角有点噙着笑。

“我是顾顺。”

……


李懂送走了排练的学生,天色已经很不早了,杨锐说要跟他单独谈,俩人就在副宅小楼二层找了个小水吧聊了起来。

徐宏押送着顾顺去跟各个制片方大佬交际,码头山头一个个拜过去。

“说真的,哥你应该早跟我说啊!”顾顺在当交际花的间隙,晃了晃杯子里的酒,低声跟徐宏抱怨。

徐宏侧着脸,看着大厅里的人声喧哗,悠悠道:“跟你说?你最近什么情形,我不知道吗?”

“难道我还能坏您老的好事儿啊!”

“你不是坏我的事,你是坏你自己的事。”一提起来,徐宏就气不打一处来,“算了算了,我这次是真的求你了,好生去跟杨锐拍这个片子过渡一下吧,不然真没辙了。”

“怎么?他们还想逼我退圈吗?”顾顺舔了舔虎牙,忽然笑起来。

“怎么不能?罗星不是让他们逼得退了圈?你以为你家底儿能有罗星厚?”

“那是,罗大少我是比不了,可他退了,我还在呢!”

当年一起出道的少年中,如果说顾顺是傲,那罗星就是狂。

家境好,长得帅,能说会唱,无论是人生还是演艺圈之路,罗星都要比顾顺走的更顺畅。

后来俩人和好之后,还彼此吐槽,名字倒个儿了,应该你是“顺”来我是“星”,才符合现在的情形,那都是这两年的事儿了。

最近一段时间没见罗星,不知道又跑哪个国家去泡超模了,大少爷好就好在,退了圈依然活的有滋有味,没有什么是钱办不到的,如果有,那就多砸点钱。

徐宏看了他一眼:“你觉得你能扛到什么时候?”

“要扛一起扛呗!”忽然又嬉皮笑脸起来的大高个儿,一下子褪去了当红明星的光环,又回归了当年那个在街头捧着煎饼果子冲他傻笑的少年。

“扛什么?”杨锐不知从哪里猫了出来。

顾顺看到他就有点紧张:“没事儿,杨导,我跟我哥这在耍贫嘴呢!哟,李老师也过来了?”

李懂那一身在这个场合未免显得太突兀,他却丝毫不觉的跟在杨锐身后,这会儿把眼镜摘了下来插在裤兜里,眉眼干净剔透,乖顺的跟孩子一样。

“杨导,那我先走了?”他双手有点不自觉的想插兜,但是又觉得这样有点失礼,不上不下有些尴尬。

杨锐拦了他一下,抬头跟徐宏说:“你们这完事了吗?”

徐宏马上了解了他的意思:“ 搞定了,李老师跟我们一起走呗。”

杨锐杵了他一拐子:“别欺负我们家孩子,人比你小多了。”

四个人最后一起走出大厅,往顾顺的保姆车去了,小韩看着情形有点懵圈,马上把几个人都送上了车,他和助理小黄只能坐在后面徐宏的小车上。


一路上,杨锐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闲天,就把前因后果给交代清楚了。

李懂本来不是圈子里的人,四年前跟罗星拍了个片子,算是跨了一脚到演员这个圈子里。罗星当时压了顾顺一头,算是话题度和作品都跟得上的,俩人明里暗里较劲儿了不少年,那会儿正是白热化的时候。

谁想到,罗星一场车祸,脖子差点废了不说,还搞得满城风雨,加上几桩不知道真假的绯闻,硬生生的让他老爹大发雷霆把他直接揪到了国外看管了起来,顺便发了个退圈的声明。

李懂那会儿一边干着自己的艺术小事业,一边签着闲约在杨锐的公司,这一下杨锐自己也没什么心气了,开始放长假,这一放就是三年多。

结果去年高云收购了杨锐的公司,直接把这锅大小红不红的都揣到了自己兜里,当时业界也有不小的震动,但谁也没想杨锐能再折腾出什么新水花来,他们又去追捧别的大导了。

杨锐也不着急,就直接给自己唯一的女将佟莉放了一年的假。

佟莉是徐宏当年在戏剧学院开班授课的时候第一批学生,打女出身,有点水花,杨锐自己放假,佟莉天天在外面接戏养活公司。

去年下半年,杨锐回归之后,开的第一部戏是个文艺片,投资极少,用的男一号就是李懂。

李懂看着比实际年龄小很多,但终归也是二十六七的人了,除了四年前跟罗星拍的那部露了几个脸,后面这几年基本销声匿迹。

杨锐的事儿,徐宏当时也是知道的,想着有机会能去见他一面,俩人把话说开点。但是B市和S市虽然高铁路程不过短短几小时,却好像隔着千山万水一样。那段时间,顾顺又特别的不省心,天天出幺蛾子的事儿,庄羽又抑郁了,搞得徐宏这边焦头烂额的也没空去管杨锐的事了。

俩人搭着话,顾顺却不老实的在后排动来动去,他小声跟李懂说:“李老师,你觉得我宏哥和杨导,是不是有什么猫腻啊?就拍个电影吗?搞得跟地下党接头似的?”

“你别叫我李老师了。”李懂脸上有点挂不住了。

“哦,那我叫你什么呀?”

“李懂就行。”

“你教的是什么课啊?为什么还放小黄歌?”

“现代舞形体艺术。”

“你跳舞的啊?”

“对呀。”

“听说跳舞能缓解压力,治疗抑郁症,你知道嘛,医生说我有抑郁症。”

李懂忍不住扭脸看他一眼,眉头都皱起来了,“你们明星不都有抑郁症吗?要不就是焦虑、失眠。”

顾顺立马精神头来了:“对呀对啊,我就失眠特厉害你知道吗?”忽然,他觉得车厢里有点安静,抬头一看,杨锐和徐宏正从前排双双扭过头看他俩。

“聊的不错嘛。”杨锐笑眯了眼,“原本我还以为你们不太容易熟起来。”

徐宏瞪眼看了一眼顾顺,鼻子里就哼了一声,也没说话。

“哎,徐宏,我忽然有个想法,回去等我把剧本再想想。”



评论(4)
热度(75)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