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丢丢-金寒水冷大利北方

【鼠江/过靖】流萤舞成眠

流萤如雨,月色如洗。
白玉堂枕着左臂,右手轻抚情人的腰背,笑语盈盈:“你若有来世,想做什么人?”
“资质平庸也好,出身寻常也好,只要儿女双全、长命百岁便可。”小江回眼望过来,半张脸嵌在明月中,“最重要的是,千万不要遇到你!”
锦毛鼠霍然起身,擒住他的双手,冷哼:“我觉得不好,你若有来世,当成一代名侠,生可尽孝、死则尽忠,天下敬仰。”
小江勾唇浅笑:“这样也好,那么你呢?”
“若有来世,便是自幼孤苦也罢、命途多舛也罢、断躯残肢也罢——”白玉堂说得眉飞色舞,却见眼前的人眼中已渐渐冷冽,似怨非怨、似怒非怒地瞪着他。
小江挣开他的双手,欲起身便走,却被一下扑倒在地,全身都扑跌到柔软的草地上。
白玉堂压着人,抵着唇轻喃:“宁愿如此,也要蒙你这一代名侠荫庇教导,倾尽温柔,年年岁岁相知相守,要你照料我一生一世。”
小江双手轻抚他的后颈,阖目低喟:“如此这般,也不错。”

————————————————————
郭靖不知为何,自从杨过到了桃花岛,就格外黏着他。
想来也是自从他母亲过世之后,过儿头一遭感受到如此人间关爱。郭靖便任由他,时时看顾照料,竟比对亲生女儿和两个徒弟都要更关切几分。他以为以两家多年渊源,如此便是理所应当,也从未多想,直到那日夜里,杨过被噩梦惊醒,郭靖彼时正巧在侧静坐练气。
“郭伯伯!郭伯伯!”杨过挣扎着双手向虚空中乱抓着。
郭靖赶忙过来揽住他,唤道:“过儿,过儿,怎么了?”
杨过睁开双眼,直扑到他怀里:“郭伯伯,我——我做噩梦了。”
“乖,做了什么噩梦,告诉伯伯好不好?”郭靖轻抚他的后背。
杨过嗅着他身上熟悉的气息,渐渐安定,仿佛梦游般地说:“我,我梦见你吐了血,吐了好多血。旁人都说,救不得了。郭伯伯,你会不会像我娘一样?”
郭靖心中一痛,轻轻拍着他的后背温言道:“傻孩子,郭伯伯身子好的很,别担心。好好睡吧!”

杨过抬起头,凝望着他的脸笼在一轮月色下,眉眼惊心动魄的鲜明,肤色却莹如月光般的朦胧,不由得怔怔落下泪来。

郭靖手忙脚乱地给他拭泪:“过儿,你到底怎么了?”

杨过又死死抱住了他的腰:“郭伯伯,你前日说,要照顾过儿一生一世,可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伯伯这一生从未食言。”郭靖不由得笑起来。

杨过急道:“这一生未曾食言,那上一世呢?郭伯伯可能保证?”

郭靖怔住,竟不知道该如何答,他望着杨过的双眼,心底涌起一股极深切极酸楚的刺痛,仿佛是穿越了几世几年的一抹幽魂在向他诘诘质问。那一瞬,他几乎落泪,只搂住杨过,轻轻道:“过儿,伯伯会好好照顾你,一生一世。”

杨过埋首在他怀中,情绪才渐渐平复下来,不一会儿又睡着了。

评论(4)
热度(40)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