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丢丢-金寒水冷大利北方

二十年后

郑林跳完广场舞回到家的时候,程潇正收拾好了准备出门。
“不在家吃饭了?”郑林瞪起眼睛圆圆的,“准备茄子拌面!“
程潇一身白毛COS装,镶金边的袍子,一身古雅风流,头发还是短短的现代人,看起来有点不伦不类。他一边往嘴里塞了两个泡芙,一边说:”不!等我啊!记得一定得等我回来吃茄子拌面,想好久了。“
郑林把健身球放在门口的挂兜里,挂兜是犬夜叉复刻四十周年的图案,七宝大大的笑脸冲着他龇牙咧嘴。
他拎着菜篮子,准备进厨房去,被程潇一把揽住腰,塞他嘴里一个泡芙。
“哎哟,怪痒的。”郑林边笑边躲,嘴里塞着泡芙,讲话嘟嘟囔囔的。
程潇笑嘻嘻:“这个帅不帅?”说着抖了抖肩膀上的人造毛。
“这什么人物啊?以前没见过。”郑林吞下泡芙,随手把菜篮子放在餐桌上。
程潇对着镜子捏了捏自己额前的两根呆毛:“ 少年包青天系列,就以前中华叔演的庞统啊!”
“我还以为你说的是卧龙凤雏呢!”郑林笑喷出来,”我怎么没见过中华哥这个造型?又是你们杜撰的吧?“
程潇嘿嘿一笑:”怎么会?最近不是流行怀旧嘛!就有出这个的,我觉得蛮好,这角色特嘚瑟!“
”听起来适合你!“郑林把泡芙收起来,”甜食还是少吃,你最近有小肚子了。“
”我无所谓咯!反正也是中年大叔了。“
”所以我说,你就是不注意养生,甜食吃多了容易引起心脑血管疾病。“
程潇翻个白眼:”还不是你喜欢吃?不然我才懒得跑城里去买。对了,今天学新曲子了?“
郑林拎着菜篮子进了厨房,听到他问,便提高嗓门:”对,今天这个老师蛮好的呀!你出门记得把车库门落下来,我瞧好像要下雨。“
程潇答应了一声,就出门了。

天擦黑的时候,程潇才满载而归,抱着一大包的周边,还有好几个影迷认出他来,硬要塞给他的各种礼物。
郑林在客厅的沙发上,下半身盖着膝毯,侧卧着睡着了。程潇怕吵到他,蹑手蹑脚的抱着一大包东西去杂物间,路过餐厅的时候,看到茄子拌面已经摆在桌上,还有一锅甜汤。
他放下东西,回到客厅,蹲在沙发旁边看郑林窝抱枕里的脸,那抱枕是两人的粉丝当年送给他们的纪念品,上面画着一对璧人在襄阳城下落日余晖中的相视而笑。
郑林其实一直对二次元的东西是敬谢不敏的,但是程潇喜欢,所以家里随处可见各种ACG的周边,程潇的COS照。两人被粉丝要求拍的古装情侣套图做成的海报,程潇特别喜欢,所以一直摆在卧室床头。而程潇的画室墙壁上,挂着俩人历年的合影,还有郑林偶尔拍的一些写真集。
最近这几年,程潇的兴趣越发广泛,以前因为工作的关系不方便,最近两三年才拍一部片,所以平时大把的时间都用来画画、摄影、混各种二次元圈子,几乎成了享誉一时的圈内大手。郑林有时候会陪他去漫展,但总是被小姑娘们围观,搞得他有点尴尬,后来就只陪他去国外的,俩人顺便旅游。
程潇看着这人的鬓角已经有些白发了,面容还是如当年初见般温软柔和,忍不住伸手去他脖子下面托起来,轻轻说:”别窝着睡,待会儿起来又头晕了。“
”唔……“郑林迷迷糊糊地睁开眼,”你回来啦,外面天气好热的伐?“
程潇低下头,轻轻在他唇上啄了一下,眼角边有些笑纹:”是啊!热坏我了。“
”你先去洗澡,面冷了,我去热一下。“郑林挣扎着起来。
程潇圈着他的腰,嘿嘿笑,肩膀上的白毛一簇簇的扎得他脸上痒痒的。
郑林掰过来程潇的脸,左看右看,没发现什么口红印子,便去扯他头上的假发套,说:“你还真是有毅力,这么热的天还戴这个?”
“我可是很敬业的!”程潇笑得眉眼弯弯,一脸的倜傥风流。
郑林略有怔忡,仿佛依稀又看到当年那个如美玉明琅般的少年,沧海明灭、人生如梦,二十年弹指间一挥而过。一瞬间,程潇认识他的时间,已经要超过未曾相识的岁月了。
郑林低头浅笑,然后抬起头倾身吻上去,轻轻说:“敬业是好事。”
程潇收紧手臂,心中轻叹:幸福,还是要靠自己的手去牢牢抓住的。

评论(1)
热度(7)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