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丢丢-金寒水冷大利北方

琴淡箫浓——《杯雪》书评

椴公是文字派,从看《杯雪》的第一次起,便有这种强烈的感觉。故事是浮于文字之上,骨头里的全是浓浓淡淡的文字。
  第一篇的《共倒金荷家万里》,风骨峻拔,确实让人倾倒。
  但转头来看,停云,传杯,却是让人最缠绵于心肺的两篇。
  大概,因为我更中意易敛的缘故吧!
  骆寒的风采,宛如寒剑,仿佛一曲呜咽长箫,让人惊艳追思神往。
  易敛的眉梢眼底,却是另一种低回宛转的姿态,月下白衣,小调停云。很模糊的面貌,却有种清晰的神采。
  我是一贯中意明丽佳人的,却也觉得在易敛面前,朱妍的媚然也变成了浅和淡。
  
  椴公的书,其实很简单,回归到了真正传统的武侠时代。
  也写乱世,却没有纵横沙场的那种大气魄,只是写江湖,一个简简单单的江湖。
  人,却不简单。
  不是那种单纯的面貌,权利的纷争,人性的诡测,用淡淡的笔勾勒出来,仿佛一幅画,白描之中愈见皴丽,一如八大山人的山水。
  儿女情长,英雄志气,椴公解读的英雄,仿佛是人人皆可触及的简单,却又如彼岸狼星般的明亮遥远。
  没有老温的那种烈艳,却分明更加优雅和浪漫。尚能看到热汩汩的血,鲜艳夺目的流淌着沸腾着。
  少年的义气,人生的轮回,所谓三载相会,只为一杯。大概这样的理想主义,只能存于古,而难以存于今。
  便是,秣陵冬阳,残雪夕照,瑶琴低回而箫声渐起的时候,留待后人追忆罢了。      

 
评论
热度(1)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