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丢丢-金寒水冷大利北方

【EC】我心归处(ABO,美国南北战争后AU)(1)

年龄设定:Charles 出场16岁,Erik 出场24岁,俩人有8岁年龄差。主要是《Slow West》里某人的荷尔蒙苏一脸,太适合ABO设定了。本文属于复健期,文笔不稳定,请各位海涵。

简介:男性Omega在人数上远少于女性,他们通常被认为生育能力较低不易受孕,但他们依然是Omega,很多时候,人们很难把他们当做简单的男性Alpha或Beta来对待。

1861年7月,16岁的Charles在里士满城郊的庄园里解救了一位年轻的北军上尉,这个神秘的陌生人将在4年后,成为陪伴他踏上危险西部历程的边区向导。




1、

1861年,进入夏天的时候,Charles刚满16岁,战争开始的时候,Brian已经病重了,Sharon整日以泪洗面,只能由Kurt帮忙照料着Brian送他最后一程。

葬礼过后,Sharon开始拒绝回到城里去,Charles就只得带着Raven陪她一起住在里士满郊区的庄园里,其他庄园的奴隶逃亡状况很严重,Brian在生前对奴隶们来说是个不错的老爷,因此Xavier庄园的奴隶逃亡情况还没那么糟糕。但是即便如此,整个庄园在暴风雨来临的那个夜晚,依然显得空旷的可怕。

Charles抖着肩膀抱膝坐在小木屋的地板上,他承认自己太鲁莽了,不该在暴风雨来临前的傍晚跑出门,战火已经蔓延到里士满的郊区,前几天他和Raven外出骑马的时候还听到了零星的枪声。

“哦,该死的!“Charles抹了抹自己湿漉漉的头发,外面忽然一个闪电,紧接着是轰隆隆的雷声,目前只有他面前跳跃的小火堆能给他一点安慰。16岁的Omega不得不承认,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想要在今晚回到大宅,几乎是不可能的,他的马儿已经跑丢了,那位年轻的女士现在说不定正在林子里什么地方乱窜。身上的衣服渐渐干透之后,Charles感觉胃里空落落的,有些难受,见鬼的,他甚至没有吃下午茶的点心。

小木屋的门几乎像是被熊猛地撞开了,Charles在那声音的同时惊跳起来。一个湿漉漉的人形踉跄地冲进来,他肩头的发亮的枪管几乎让Charles惊叫出声来,但是他根本叫不出来,一只又湿又冷的手掌捂着他的嘴,另一只手圈在他脖子上勒紧让他几乎要立即窒息死去。Charles的挣扎扭动,双手胡乱的拍打在对方的腰际,触摸到比雨水更湿冷黏腻的液体以及一块硬铁手柄。16岁的Omega此刻惊慌失措害怕的要命,但这不妨碍他的大脑运转,用右手使劲扣住对方腰侧的伤口,让身后的男人不由得闷哼了一声,手上的劲头稍稍松弛了下来,年少的Omega立刻张开嘴狠狠去咬对方的手,同时抽出对方腰间的手枪。男人对手枪的重视胜过一切,立刻松开被咬的手去抢Charles手里的枪,动作迅猛而凌厉,同时抬起膝盖猛撞他的膝窝。Charles几乎是被巨大的疼痛同时袭击了膝窝和手肘,整个人趴跪在了地上,被身后的男人狠狠压制着,他听到一声保险栓的响动,心中充满着绝望。

男人怒气勃发的粗喘和Charles的隐忍啜泣在雷声的间隙中交织在一起,两个人都看不到对方的表情,却几乎可以想象对方此刻的心态,仿佛自然界残酷的法则,不死不休。这时候,Charles身上一股清淡的香气飘出来,这是个尚未成熟的Omega,但是已经足够诱惑人了。男性Alpha放肆的释放了自己的信息素,同时喉咙里仿佛滚动了一声带点嘲讽意味的笑意,掐着Charles脖子的手渐渐松弛下来。“第一次见到这么野的小Omega!”男人的嗓音沙哑得厉害。他松开倒地啜泣的Charles,自顾自地起身去把小木屋的门栓拉紧了。

Charles趴在地上想要挣扎着起来,就被对方像一袋面粉一样拎了起来,棕色的卷发乱七八糟的横过他的脸颊,平日碧蓝的双眼此时颜色暗沉,他沙哑着喉咙怒吼:“我也是第一次遇见这么野蛮无礼的Alpha!” 等他看清对方的装束之后,顿时觉得哑口无言。高个儿男人穿的是深蓝色制服上衣,下身是天蓝色的裤子,头顶圆帽和胸前都别着陆军部队的徽章,这并不是先前在里士满城内见过的灰蓝色制式不统一的南方军制服。Charles天蓝色的眼睛大睁着:“哦,上帝啊!”

“你的上帝此刻只怕救不了你!”男人脱下圆帽,像个什么动物似的甩了甩头上的雨水,额前的刘海落了下来,暗金色的一缕落在眉前,灰绿色的双眼中滚动着暴风雨前般危险的神色。男人皱了皱眉,捂着腰侧的伤口坐在地上,此时伤口还在汩汩出血,浸透了一边的制服和裤腿。

Charles冷静了下来:“你会失血过多而死的。”年轻的北军士兵抬起眼来:“那不正合你的意?”他看着年少的Omega老成持重的神情,不由得弯了一点嘴角,他拆开长管步枪的子弹,丢在一边,把手枪抵在脚边,解开制服扣子,露出被血浸染的衬衫,撕下一截下摆冲年少的Omega抬了抬下巴:“过来帮我包扎。”Charles被他理所当然的野蛮无礼震惊了,咬了咬下唇,慢慢挪过去接过那块肮脏的布条。他胡乱的把布条隔着衬衫缠在北军士兵的腰上,打了个死结。差不多完成的时候,男性Alpha的气息在他颈侧环绕,同时还有一声沙哑的威胁:“再让我看到你盯着我的手枪,我就不敢保证你那漂亮的小脑袋会不会在下一秒开花了。”Charles略带嘲讽的低哼了一下,默不作声的抬起眼皮瞪了一眼北军士兵。此时,他空旷的胃里疼的要命,脸色也开始发白,一声不合时宜的响动让男性Alpha挑起了眉毛。北军士兵从步枪随着的鞍袋里掏出一块油布包裹的黑色面包,好在这块东西还是干燥的,他把面包掰成两半,递给年少的Omega。Charles皱眉看那块肮脏的黑面包,没有要伸手的意思。男性Alpha有点不耐烦,粗鲁地说:“看看你惨白的小脸,你想要在今晚冻饿而死吗?”Charles一边赌气似的接过面包,一边用那种英国式的略带嘲讽委婉的口气说:“大概先生你对此也不无雀跃吧?”

两个人默默的吃完仅有的食物,除了偶尔互相对视一眼,几乎干不了别的。门外风雨大作,Charles往火堆里添了点木柴,幸好这件木屋里还有足够的柴火把他们从湿漉漉里拯救出来,此刻并肩坐在火堆旁边。年轻的北军士兵拨弄着手里的枪,裹紧了制服:“瞧瞧,我们刚才都救了彼此的命。”Charles抬眼看过来:“我是被迫的,谢谢!不过我还是对你没有持续你们军队那种杀戮的本性感到高兴。”北军士兵有些莞尔:“难道你们南方的庄园主都流传着北军吃人肉的传闻吗?”“你们破坏了这个国家的和平!”Charles冲口而出。“天老爷啊!难道不是你们南方军队先开的枪?”Charles听到这句话之后,耸耸肩:“这是你们总统的错。”北军士兵冷淡地看了他一眼,拒绝继续谈话。Charles抱着膝盖:“至少作为一名北方绅士,你总要和你的救命恩人互通一下姓名吧?我是CharlesXavier,你好!”“你这是在打探军事情报吗?”“哦,好吧。随便你,至少你并没有杀了我,还吃我的肉,我应该感到谢天谢地了。”

北方士兵盯着他的脸:“不,这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Charles!”Charles在他的眼神下几乎脸上烧了起来:“谢谢,上尉先生。为了今晚的一切。”看到对方高高挑起的眉毛,年少的Omega闷笑了一声:“我父亲是议员,谈判的时候见过你们的Lee将军。”上尉仿佛翻了个白眼:“哦,同情南方地主的老杂碎!”Charles不由得瞪眼:“为什么你会粗鲁得仿佛印第安人?”“原谅我没有像你们南方的绅士一样接受过高等教育。你见过印第安人吗?可怜的小Charles?”北军上尉抬起手指拨弄了一下Omega的发卷,这该死的小恶魔浑身散发着信息素还不知道,此时他们的距离有点太近了,对于一个尚未成熟的Omega来说,Charles有点太吸引人,或许他快要进入发情期了,年轻的上尉感到有些头晕,他应该早点离开。

Charles的蓝色眼睛在火光中显出一点透明的质地,他抿着红唇浅笑:“没有,或许你可以告诉我,上尉。”他们唇间的距离近得有些过分,大概几个小时之前他们还在彼此搏斗,想要杀掉对方。Charles未被开发过的信息素在对方的影响下开始汹涌起来,他头晕目眩地想:天,他真的很英俊,浑身充满了危险。一个吻形成的那一刻,身体仿佛变得很轻,胸口有什么东西快要喷薄出来。

然后,Charles的后脑仿佛被重击了一下,眼前一黑。 


评论(10)
热度(33)

关注的博客